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何以笙簫默-第14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的聲音傳來。“喂。”默笙應了一聲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和平常不太一樣,急忙平心靜氣,“是我。”“有什么事?”“呃,是這樣……剛剛樓下的文小姐送了一袋餛飩來,還有她說謝謝你上次幫她的忙。”默笙一說完就知道自己選了一個最差的開頭,懊惱已經不及。果然那邊靜默幾秒,響起他嘲弄的聲音:“你在懷疑什么?放心吧,就算我曾經對她有過什么想法,那也是‘未遂’。”言下之意,她這個“已遂”的人是沒資格質問他的。默笙理智地轉開話題:“我想問問你那間儲物間可不可以改造成暗房?”“隨便。還有什么重要的事嗎?”“有……嗯,我的東西放到哪里?”那邊頓了頓,“何太太,你的丈夫身心健康,暫時沒有分居的打算。”他諷刺地說。這個電話打得真是糟糕透了。默笙握緊話筒,最后問:“你什么時候回來?”“……周五晚上。”“好,我等你。”默笙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說完才意識到這句話有太多涵義在里面,不由屏息。那邊也沉默,然后“咯”的一聲,電話里傳出忙音,默笙呆住,他居然就這樣把電話掛了!何以琛收起手機,推門走進包廂,外貿公司的李總一見他進來就起身敬酒:“何律師你跑哪里去了,來,我再敬你一杯,今天的談判實在太精彩了。”以琛應酬地笑笑,碰杯,一干到底。無非一些恭維和場面話,吃了一個多小時,李總說:“何律師,我看我們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換個地方如何?”一群男人立刻意會,曖昧地笑起來。看他們的樣子不用說也知道是什么地方,以琛連忙說:“李總你們去吧,我先回飯店了。”“何律師,你這就不夠意思了。”李總故意拉下臉來。以琛苦笑著說:“實在是家里老婆管得緊,喏,剛剛還打電話來查勤,一會兒要是打到飯店我不在,回家恐怕要不得安寧了。”一群男人立刻一副心有戚戚焉感同身受的表情,李總說:“既然何律師堅持,我們就不強求了,讓小楊送你回去吧。”司機小楊站起來要送他,以琛婉拒:“不用了,飯店不遠,我走回去,路上正好看看夜景。”好不容易脫身,以琛不想回飯店,腳步一轉,往反方向走去。廣州是一個太璀璨的城市,很容易就叫人目眩神迷,迷失方向。以琛漫步在某個廣場,穿梭在老人、情侶、孩子中間,享受這鬧中取來的安靜。忽的白光一閃,以琛轉頭,身邊有人在拍照。兩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子,大概也是游客,在廣場上拍照留念。莫名其妙地就想起她,第一次見到她,也是這樣的白光一閃,然后就看到一個女孩舉著相機笑瞇瞇地看著他。任何人被偷*拍都不會太高興吧,但他當時也沒有說什么,只是皺著眉頭瞪她。她一開始被他瞪得有點心虛,但立刻理直氣壯起來,惡人先告狀地說:“喂,我好好的拍風景,你為什么突然冒出來?”他本來還有點生氣的,但被她這樣一說,真不知道是氣好還是笑好,只好不理她,舉步離開。沒想到她竟然追上來問:“喂,你為什么走了?”如果這時候還不懂得反擊真是枉為法律系的高才生了:“你不是要拍風景嗎?我把它還給你。”她登時臉漲紅,半晌訥訥地說:“好吧,我承認我偷*拍你。”懂得認錯還算有救,以琛邁開腳步,她卻不緊不慢地跟上。走了一段以琛忍不住回頭:“你跟著我干什么?”“你還沒有告訴我名字、系別啊。”她無辜地說。“為什么要告訴你?”“你不告訴我我怎么把照片給你呢?”“不需要。”“哦。”她點點頭,一副沒關系的樣子,“那我只好洗出來以后到處去問啦。”他不敢相信:“你站住。”“干什么?你擔心我找不到你嗎?”她一副你別著急的樣子,“雖然全校有好幾萬人,可是有志者事竟成,我一個個地去問,總會問到的。”那他也不用在學校混了,以琛咬牙切齒:“何以琛,國際法二年級。”說完轉身離開,走老遠還能聽到她的笑聲。過了兩天她果然找到他,獻寶似的掏出照片,照片上的他在夕陽下沉思:“你看你看,我第一次把光影效果處理得這么好呢!你看到陽光穿過樹葉了嗎?”而他卻是一抬頭,在她的臉上看到了跳躍著的陽光,那樣蠻不講理,連個招呼都不打的穿過重重陰霾照進他心底,他甚至來不及拒絕。她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縷陽光,但這縷陽光卻不唯一地照耀他。那離開的七年,另一個男人……以琛閉上眼睛。承認吧,何以琛,你嫉妒得發狂。
第七章 若即(一)
新一期《秀色》已經發行,封面上笑得志得意滿的年輕男子是建筑屆的新秀,近兩年他在國際設計展上得了不少大獎,聲名正隆。“可惜啊,就是不夠帥。”小紅無限遺憾地評論。“那個何律師帥啊,可惜就是有人采訪不到。”阿梅大聲說。“阿梅你別這么說。”小紅有些受不了她的尖刻,“憶靜已經盡力了。”默笙恰好走到她們那塊,聽到這些不由看向陶憶靜,她正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低頭安靜地寫著文案,并不理會別人。默笙突然有點心虛,又有點內疚。“阿笙阿笙。”小紅突然想起什么,諂媚地搖起她的手臂,“我們朋友一場,一點兒小忙你不會不幫的吧?”默笙立刻生出一種不詳的預感,小心翼翼地問:“小紅,你跟那個外科醫生,嗯……有問題了?”不然怎么又要去相親。“討厭!你想到哪里去了!”小紅嗔叫,雙手捧著臉,一副人家現在好甜蜜的樣子,“是這個啦!”說著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來一張大得有點夸張的紙,嘩的一聲在她面前抖開,“看清楚了沒?”清楚了,也暈了。紙的最上面居中寫著“采購清單”四個大字,下面密密麻麻列著各種牌子的衣服、鞋子、化妝品……還有數碼攝像機?真是五花八門,默笙看得眼花。“小紅,最近物價要上漲嗎?”這簡直是“搶購清單”嘛!“嘿嘿,不是決定你和陳姐她們去香港嗎?別轉移話題,一句話,說,帶不帶?”消息傳得真快,默笙嘆了口氣:“有什么好處?”下班后,小紅的那位程醫生請客吃飯,飯桌上小紅不斷地提醒她:“阿笙,你知道什么叫吃人的嘴短的哦?”默笙哭笑不得:“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拿東西拿到‘手軟’的。不過,小紅……”默笙湊到她耳邊,悄悄地說,“你不要保持淑女形象了嗎?”哎呀!她又忘記了!小紅反射地挺腰坐直,收起一副討債的嘴臉,扯出弧度完美的微笑。默笙看見那位舉止優雅的程醫生眸子里笑意不停閃動,他分明是早已發現,而且樂在其中。不由也一笑,小紅終究與過去揮別。飯后獨自回家,上了公車才發現自己搭錯了車,這路車是開往她原來住的地方的,趕緊在下一站下車,看看表,七點都沒到,也不急著回去了。逛了許久的超市,九點多才到家,打開門,屋里空蕩蕩的。走進廚房,把袋子里的東西一樣樣拿出來,味精、色拉油、鹽、醬油……廚房里什么都沒有,以琛平時究竟是吃什么的?臥室里還有些衣服沒有收拾好。打開衣柜,里面整齊地掛著以琛的西裝襯衫,單調而冷清。他似乎偏愛灰色調,默笙把自己的衣服掛在他的旁邊,然后傻傻地看著,突然就想微笑。卻又心痛。以琛……以琛。脫了鞋子躺在床上。這兩天她一直都睡客房,現在卻突然不想離開。一種莫名其妙自己也難以說清的心情在胸臆間泛濫,或許因為明天。明天,周五,以琛就要回來了。迷迷糊糊的衣服都沒脫就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半夢半醒間好像聽到有人走動的聲音,她翻了一個身,好半晌醒過來,屋里一片漆黑。再次醒來已經是天亮,掀開被子起床……被子?默笙愣了愣,嗯,大概是晚上冷了自己扯過來蓋的。快速地刷牙洗臉,鏡子里她的頭發有點長了,不斷落到眼睛上,要找個時間去剪剪。拿好東西出門,門一開,愣住。一身西裝筆挺的以琛站在門外,手里還拿著鑰匙,像正準備開門。默笙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以琛?”他怎么會在這里,不是說晚上回來的嗎?“嗯。”以琛收起鑰匙,草草地應了一聲,經過她走進客房。一會兒出來,手里多了份文件,看到她還在門口傻傻地杵著,他皺起英氣的眉。“你不去上班?”“呃,就去了。”不知怎么的,默笙有些局促。第一次真實地意識到他們的關系不同了,而以后,都要這樣,每天早晨,第一個看到的都是他……“我送你過去。”默笙跟在他后面走進電梯。“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事務所和雜志社,一南一北兩個方向。以琛按下?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2 15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三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