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何以笙簫默-第19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匾恍Γ偷鈉鶘砝肟苑浚現惶腳櫚囊簧尷歟允依鎘種皇K桓鋈肆恕9忠斕牧逕植磺荒擁叵炱鵠矗鮮忠乒ツ悶鸕緇埃『煨朔艿納舸矗骸鞍Ⅲ習Ⅲ希褂幸謊髂闈蟣鶩前鏤掖諳愀勐蠔鼙鬩說摹焙貌蝗菀姿咸喜瘓低輳蝦掀鶚只胄σ幌攏闖恫懷魴θ蕁C魈燜鴕ハ愀哿耍牽駝庋顆腔燦峙腔玻詈蠡故峭瓶四巧讓擰?頭坷鎦渙磷乓徽禱杌頻奶ǖ疲澡】孔詿采希ǘǖ乜醋潘肀叩難袒腋桌鏌丫崖搜掏貳D習簿駁刈叩醬駁牧硪槐擼炎約旱惱磽販旁謁磽放裕瓶蛔擁囊喚牽⌒牡靨珊茫緩蟊丈涎劬ΑR澡∶揮卸玻值閎劑艘恢閶獺9艘換幔系蛻擔骸鞍訓乒亓撕貌緩茫課蟻搿薄八酢繃礁鱟窒г誑掌校鋈槐蝗肆榪氈穡渥謁壬希凰艚艫厙艚諢忱錚氯鵲鈉⒋搗髟謁北擼澡〉脫頻納ひ舸拍巖圓煬醯慕舯痢!澳闃恢濫閼庋馕蹲攀裁矗俊痹趺椿岵恢濫兀磕洗瓜馬櫻倨鶚種岡謁目諢幀R槐剩獎剩省諦礎澡∫徽穡プ∷話卜值氖鄭頌嗲樾韉難垌⒆潘!澳希閽趺椿嵴餉湊勰ノ遙俊彼纖目詰納材牽慘丫環鄭窒纖拇劍脛っ魎絲痰惱媸怠5鵲剿沼誑戲趴弦丫跤酰砣淼匾性謁厙啊U庋某聊藐用粒喜蛔栽詰叵胝業慊八怠!耙澡。腋忻傲恕!彼慌鹵淮韭穡俊拔抑潰也換岢孟衷諂鄹耗恪!幣澡∮底潘弈吻胰廈_潰磕嫌械憒簟K遣皇俏蠡崾裁戳耍靠墑恰訓酪鄧皇悄歉鲆饉跡克挪灰∧茄孟袼筒壞盟捌鄹骸彼謊院笠歡ɑ岜凰Α!捌涫擔梢浴鄹旱摹!邊潰∷謁禱埃懇歡ú皇撬∧習媚占恕R澡〕聊牛揮刑鉸穡磕細嶄沼行┓判模捶⑾中厙暗目圩穎蝗飼那慕飪恕嵐椎乃韁鸞ケ┞對諍淶目掌校改宓募》羯喜悸慫講潘僚暗奈嗆郟萇詈芮邐杉嶄賬嵌嗝吹撓昧Γ墑牽衷謚幌朐倨鄹閡槐欏閎鵲拇皆俅翁纖募》簦傯套派洗瘟糲碌暮奐!澳希矣忻揮刑恚俊幣澡〉納羯逞仆噶恕D纖擋懷齷襖矗家丫蔥械媚敲闖溝琢耍刮收庵只埃∏恐葡鸕娜惹槿绱巳菀字厝跡澡⊥蝗槐鶿叩轎允遙旁諼允業拇采稀!盎故竊謖飫鎩!庇惺裁床煌穡磕喜幻靼祝墑撬丫渙ζ柿耍澡∧行怨鎏痰納砬蒼謁砩希鶉鵲拇繳喟緣賴卣加兇潘囊磺校諛歉齟游戳炻怨氖瀾繢镎紛鴟敝諒?點退卻……默笙迷迷糊糊地睡著,然而終究睡得不安穩,半夜不知幾點醒來,身邊是空的,眼睛在房內找了一圈,發現以琛站在窗前。或許是黑夜的緣故,默笙突然覺得他的背影如此沉重,逼得人透不過氣來。他似乎察覺到她的視線,回頭,暗沉的夜色里看不清他眼眸里蘊藏的東西。他摁滅煙,走過來,掀開被子躺在她身邊,靜靜地抱住她。默笙安靜了半晌,忍不住開口:“以琛,你在想什么?”聲音中有著不安。“沒什么,想通一些事情。”想通了什么?默笙還想問,卻被他吻住。“默笙,把頭發留長。”“呃?”雖然不明白怎么說到這個,可是默笙的注意力還是被轉移了,很擔心地問他,“我的頭發是不是很丑?”以琛揚起嘴角。不是。因為,那樣……你就更多了一點。他吻上她的發絲,打擊她已經很脆弱的信心:“默笙,真的很丑。”
第九章 恒溫 (一)
第二天早上會來不及簡直是天經地義。還是被以琛叫醒的,他不知何時起的床,已經一身清爽,手里拿著她的手機。“你的電話。”“哦。”默笙困難地睜開眼睛,伸手去拿,一接起來就被同去香港的陳姐狂飆,“趙阿笙,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我們都在機場等你一個人,你給我快點,要是敢給我學烏龜慢慢吞吞,我就一腳踩爛,一錘錘死你,再把你的頭蓋骨卸下來當掛件……”一連串有陳姐特色的威脅。這下默笙完全清醒了,一看手機上的時間,連忙跳起來。手忙腳亂地穿上衣服,收拾行李,以琛看不過去她的毫無章法,一把抓住她:“你能不能有條理點,扣子扣錯了。”“啊?”默笙低下頭,看以琛修長的手指不緊不慢地幫她重新扣上外衣的扣子。原本因為焦急而暫時忽略的尷尬和羞澀登時浮上心頭,默笙的臉漸漸紅起來。“好了。”察覺到空氣中的曖昧,以琛心神微微一蕩,隨即松開手,收起滿腦的遐思,拿起車鑰匙,“快一點,收好東西我送你去機場。”到機場的時候離登機只剩二十分鐘了,默笙迫不及待地下車,卻被以琛拉住。“我來不及了。”聲音突然頓住,默笙愣愣地看著左手無名指上多出來的東西。一枚很樸素的鉑金戒指,簡單之極的設計,沒什么華麗的花樣,只有其一圈細小的鉆石鑲嵌在戒身細膩的紋路中,看起來卻出乎意料的優雅大方。“你什么時候買的?”“不記得了。”時間太長了,“昨天晚上找出來的。”“哦……”默笙平舉著手,傻傻地看著手指上的戒指,在冬日的陽光下,折射著璀璨的光芒。“你還有不到十分鐘。”以琛嘴角含笑,提醒她。十分鐘?默笙腦中立刻冒出陳姐拿著鐵錘的畫面……死定!連再見都省了,默笙拿著行李轉身就跑,奔跑中卻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低頭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胸臆中滿滿的幸福好像裝不住,快要溢出來。中國香港。這次雜志社派員赴港主要是和香港一家雜志社談合作事宜,本來不關默笙的事,但因為默笙英語流利,所以也被帶來充當翻譯。因為事先準備充足,談判進行得非常順利,三天后合約簽完,一行人就空下來了,當晚就出去shopping。“Oh My God!為什么這里的化妝品這么便宜,要死了,這個款式的項鏈我剛買的比這里貴了一千塊……”陳姐在商場殺得滿眼血紅。本來她是陪默笙采購的,結果后來卻比默笙還瘋狂,在不夜的香港shopping了一個晚上,簡直比前幾天高密度的會議加起來還累。晚上回到賓館,陳姐就掛了,呈死尸狀躺在床上。默笙看著桌上的電話,猶豫要不要打個給以琛。“要打快打,公費報銷。”默笙嚇了一跳,回頭看陳姐,她閉著眼睛翻了個身……不會是在說夢話吧?拎起電話,按下爛熟于心的號碼。很快響起以琛沉穩的聲音:“默笙。”默笙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我?”心有靈犀?“來電顯示。”這樣啊,“哦,那你下班了沒有?”“……你打的是家里的電話。”“……”默笙對自己無言了。那邊也靜默了一會,默笙都能感覺到以琛在嘆氣:“你去香港這幾天都做了什么?”“哦……”默笙立刻開始報告行蹤,沒話說的時候以琛總會不經意地提起另一個話題,一個電話居然打了將近一小時,掛了電話,默笙還沉浸在剛剛的電話中。而那邊的以琛掛了電話,拿起鋼筆,卻遲遲沒有寫一個字。說了那么久都沒有咳嗽,她的感冒應該好得差不多了。事務所最近連戰告捷,每周的例行會議后,大家都笑嘻嘻的不肯散會,擺明了要敲三位大律師一頓。碰上老袁這種老板又是頂愛熱鬧,豪邁地大手一揮,大方地說:“行行行,要去哪里慶祝隨便你們說,一切費用你們何律師全包了。”搞了半天他是慷他人之慨?會議結束后就一直沒有說話的以琛開口,言簡意賅:“理由。”“還要理由?”老袁一副趣怪的表情,“你難道不知道自古以來挨宰的都是功臣嗎?功勞越大宰得越快。”有道理。以琛受教,點頭認宰。大家登時一片歡呼,熱烈的討論起地點,意見雖然很不統一,倒是極有一致地撿貴的挑。向恒邊聽邊搖頭對以琛說:“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以琛笑笑,倒是無所謂。說了半天還沒個定案,一片吵鬧聲中突然聽到有人提議:“我們去何律師家怎么樣?”會議室立刻安靜下來,眼睛都向發言人看去,是來事務所實習的小高。大家的眼睛都看著她,本來爽朗的女生也不好意思起來:“我、我是覺得,去別的地方還不如去何律師家吃火鍋,我們自己動手,不是更有意義。”她說得大家也有點心動,卻不好起哄附和。事務所里的三位大律師除了老袁天天樂呵樂呵的沒大沒小,其他兩位其實都不好親近,尤其何律師向來是公私分明,公事之外總帶著三份疏離。不過,何律?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2 15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三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