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何以笙簫默-第30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推募娣炊盟械角崴傘R澡∫皇泵蛔⒁饉凳裁矗肫鹋岱矯販講拍歉鏨釧即蛄康難凵瘢鬧幸陜譴隕遣皇腔叵肫鵒聳裁矗磕峽此鎂貌豢擔恢諛袼伎際裁矗灘蛔⊥屏送撲氖幀!耙澡∷凈氐降厙蠣揮校俊本Я戀難劬πγ忻械目醋潘澡∫陜俏聰摯紀吠矗趺醋罱嚼叢驕醯媚掣鋈四承┰釧吠床灰訓母魴栽謁闌腋慈跡磕訓勒嫻氖墻揭贅謀拘閱巖疲?br /> 第十二章 原來(二)
事實證明古人的話很有道理而他的預感也很正確。二十七歲趙默笙當然比十八九歲的時候要懂事得多,可是某些以琛曾經很熟悉的小毛病顯然并沒有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離開,比如說講道理講不過他就耍無賴,比如說越來越喜歡粘他,比如說把不喜歡吃的菜都挑給他,比如說……好吧,何律師暗暗承認,他其實很享受。而且,把她這些小脾氣養回來,也真的很不容易。喜宴定在一個半月后,以琛打算在喜宴結束后休息一段時間,所以這段日子忙著把手中的工作能結的結掉,能扔給別人的扔給別人,“法律時間”的特邀嘉賓主持是早已經推掉的了。至于喜宴的準備工作,擬名單、定酒店等等,煩人的事情基本上都由以琛一手包辦了,相比之下默笙實在輕松得有些過分。其實這些事情都可以交給專門的婚禮公司打理,不過以琛顯然更喜歡自己親手來做。當然,默笙也有頭痛的事,她找不到伴娘。以玫不行,人家一過年就飛快的領了結婚證。小紅更加不行,默笙已經被她以諸如“隱瞞善良純潔的人民群眾真實的婚姻情況”之類的理由敲了好幾頓大餐,跟她提了一次,小紅慘叫:“不行,再當伴娘我就永遠嫁不出去了!”驚恐的表情讓默笙覺得自己實在是罪孽深重。還有蕭筱,她從以琛那得到消息后曾打電話給默笙,語氣比上次見面要和緩許多,還說自己要當媒人。總之,都不當伴娘。最后的人選有些意外。這天晚上以琛在臥室看一些比較費神的資料,明令默笙不許出聲吵他。默笙趴在床上寫請貼,名單是以琛早擬好的,她只要工整地抄上去就好。不過這個字是什么字啊?以琛寫得這么草。默笙拎著紙橫著豎著看了半天。不認識。咬咬筆頭,要不要問以琛?抬頭看看他聚精會神的樣子……他好像說過不準吵他……算了,還是不要問了,先跳過好了。默笙當然不是這么聽話的人,以前在大學的時候最拿手的就是陽奉陰違。不過那時候的以琛最多擺個臭臉,然后訓個兩句。現在結婚了就不同了,以琛某些“懲罰”方式簡直是百無禁忌,說實話,默笙真是怕了他。默笙想著有點臉紅,這樣的以琛她以前是怎么也想象不出來的。可是好悶……抄著抄著默笙還是忍不住了,拿了一張白紙,刷刷刷寫字。——“以琛,你害我和同事不和。”寫好遞給他。這不算說話吵他吧。以琛本來不打算理她,抬眉掃到了紙條上的字,好像比較嚴重,提筆在下面寫了句——“怎么?”——“陶憶靜啊,你知道吧,她現在知道我和你以前就認識了,她很生氣,以為我故意瞞她呢,可是我們那時候那個樣子我怎么說嘛。”以琛揉了揉眉心,在小紙條上寫——“很嚴重?””后面畫了個很可憐的哭臉。;“嗯,很嚴重,我和她找了個機會仔細解釋了下,還請她做伴娘,她答應了^^不過她說她不送紅包了果然很嚴重。以琛把小紙條扔在垃圾桶,把她拉起來:“我看你是太無聊了。”她陷在他懷里,被他扣住了腰,笑嘻嘻地想爬起來,手撐在他胸膛上,沐浴后的清香盈滿他鼻間……以琛有剎那間的沉迷。這一切都是他的渴求,從今以后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手。喜宴前幾天,事務所來了一位不速之客。那天以琛剛從檢察院回來,美婷看到他立刻說:“何律師,有位女士已經等你很久了。”以琛順著她的指的方向看去。來客看到他已經站起來,舉止優雅的向他點頭致意,正是默笙的母親裴方梅。“請慢用。”美婷把茶放在裴方梅面前的茶幾上。“謝謝。”裴方梅微微欠身。作為前市長夫人,她無疑是得體大方的。美婷輕輕帶上門,辦公室立刻陷入一種異樣的安靜中。裴方梅打量著坐在辦公桌后沉默的年輕人,首先開口說:“上次我們匆匆見過一面,你應該還記得我是誰。”“當然。”以琛淡淡的回答。“趙夫人。”冷淡的稱呼讓裴方梅心中的懷疑更多了幾分,她表情愈發溫和的說:“你也不用太見外了,既然你已經和小笙結婚,那么稱呼我一聲岳母也是應該的。”以琛微微一笑,未置一語。裴方梅微笑著說:“你若一時不習慣,也可稱我裴女士。”“裴女士。”這次以琛從善如流,“我很好奇你的來意是什么。”裴方梅輕啜一口茶,神態安然。“上次短短幾句話,小笙便對你頗多贊美,我現在不過是過來看看,多了解一下,何律師不用草木皆兵。”“默笙若聽到你這么關心她,應該會非常高興。”裴方梅望著這個眼神犀利的晚輩,親切的笑著說:“你在為小笙委屈?”以琛面無表情。“默笙從來沒覺得委屈,我何必多此一舉。”“的確。”裴方梅輕簇眉頭,嘆息著說:“小笙從小到大,我從未盡到母親的責任,一方面是忙于事業,另一方面我和她父親感情并不是很好,難免疏忽了她。幸好這孩子沒有那么敏感,總算是健健康康長大。” 她停了下,似乎頗有感慨,接著又說:“其實我現在有意彌補,只是不知還有沒有機會。”面對她的一番言詞懇切以琛無動于衷,“裴女士若想表達母愛,何必舍近求遠,我想你去找默笙更直接一些。”裴方梅仔細打量著他的神色:“你似乎對我頗有敵意?”“大概是你的錯覺。”冷場。裴方梅再次端起茶杯,輕吹茶葉,半晌說:“不知道何律師父母從事什么職業,有機會的話,不如約出來雙方正式見個面。”“這大概不太可能,我父母早已亡故。”以琛淡然的說。“哦?那我十分抱歉。”裴方梅語氣歉然,眼中卻沒有流露出一點驚訝,仿佛早已經知道。她沉吟了一下問:“他們是因病去世?”一股厭倦的情緒在此時襲上以琛心頭。其實說到現在,裴方梅的來意是什么以琛已經十分清楚。她多半已經認出他是誰,卻不知道他對當年的事是否清楚,所以迂回曲折的刺探他。以琛當然可以假做不知,然而現在他卻突然厭煩這樣沒完沒了的兜圈子。“裴女士。”他語調平平的說,“何必繞這么大圈子,何不直接問我,我知不知道我父親的死與趙市長有關。”此言一出,裴方梅溫和慈祥的面具瞬間脫落,她霍的站起來,色厲內荏的說:“你果然清楚!你和小笙結婚是什么目的?為了報復我們?”“我想我沒必要告訴你我為什么結婚。”面對她的質問,以琛冷冷的說:“另外,我也沒那么多耐心去編織這么長一個報復。”裴方梅狐疑的審視他的表情,良久道:“我不相信你。”以琛毫不客氣的說:“你信任與否對我無關緊要。”裴方梅噎住,怔了一會說:“小笙知道這件事嗎?”“她不適合知道這些,也永遠不會知道。”以琛淡淡的說。早就決定,就算他們最后沒有在一起,他也不會把這些事情告訴她。這些東西,他一個人來背負足夠。所以默笙上次問他她父親對他說了什么的時候,他故意誤導了她。“其實當年那件事總歸是意外,誰也沒料到最后會這樣。”裴方梅語氣軟了下來。畢竟最后弄出了人命,所以當年裴方梅對何家印象深刻。十幾年后默笙一說起何以琛這個名字,裴方梅就覺得似曾相識,看到他的長相后更加懷疑,不安之下一番調查,果然他就是當年何家那個十歲的兒子。但是她卻不知道當時年幼的他是否知道那段往事,所以才有了今天這一番刺探。她說話底氣如此不足,以琛已經不屑辯駁。起身打開窗戶,外面清新的空氣一下子涌了進來,從十樓的窗戶向外看去,天高云淡,視野空曠,以琛煩悶稍減。父親死時以琛不過十歲,年幼的他雖然聰明,卻不足以了解成*人世界的復雜。只記得有一天放學回來,早上還好好的父親渾身是血的躺在醫院,已經沒有了呼吸,緊接著本來就孱弱的母親病故,他頓時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幸好父親的鄰居兼戰友收養了他,所有的緣由也是長大后他才漸漸清楚。以琛的父親在八十年代末向銀行貸款投資房產,然而樓房造到一半時,銀行由于信貸政策的改變,要提早收回款項。彼時的趙清源正是Y市的銀行行長?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22 15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三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