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百年孤獨-第18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臥室五斗櫥里的樟腦球,因為雷貝卡是把結婚的衣服保藏在櫥里的。阿瑪蘭塔是在教堂竣工之前兩個月干這件事的。然而婚禮迫近,雷貝卡就急于想準備好自己的服裝,時間比阿瑪蘭塔預料的早得多。雷貝卡拉開衣櫥的抽屜,首先揭開幾張紙,然后揭起護布,發現緞子衣服、花邊頭紗、甚至香橙花花冠,都給蟲子蛀壞了,變成了粉末。盡管她清楚地記得,她在衣服包卷下面撒了一把樟腦球,但是災難顯得那么偶然,她就不敢責怪阿瑪蘭塔了。距離婚禮不到一個月,安芭蘿·摩斯柯特卻答應一星期之內就把新衣服縫好。一個雨天的中午,鎮長的女兒抱著一堆泡沫似的繡裝走進屋來,讓雷貝卡最后試穿的時候,阿瑪蘭塔差點兒昏厥過去。她說不出話,一股冷汗沿著脊椎往下流。幾個月來,阿瑪蘭塔最怕這個時刻的來臨,因她堅信:如果她想不出什么辦法來最終阻撓這場婚禮,那么到了一切幻想都已破滅的最后時刻,她就不得不鼓起勇氣毒死雷貝卡了。安芭蘿·摩斯柯特非常耐心地千針萬線縫成的緞子衣服,雷貝卡穿在身上熱得直喘氣,阿瑪蘭塔卻把毛線衣的針數數錯了幾次,并且拿織針扎破了自己的手指,但她異常冷靜地作出決定:日期……婚禮之前的最后一個星期五,辦法……在一杯咖啡里放進一些鴉片酊。
然而,新的障礙是那么不可預料、難以克服,婚禮又無限期地推遲了。在雷貝卡和皮埃特羅·克列斯比的婚期之前七天,年輕的雷麥黛絲半夜醒來,渾身被內臟里排出的屎尿濕透,還發出一種打嗝似的聲音,三天以后就血中毒死了,……有一對雙胞胎橫梗在她肚子里。阿瑪蘭塔受到良心的譴責。她曾熱烈祈求上帝降下什么災難,免得她向雷貝卡下毒,現在她對雷麥黛絲之死感到自己有罪了。她祈求的并不是這樣的災難。雷麥黛絲給家里帶來了快活的氣氛。她跟丈夫住在作坊旁邊的房間里,給整個臥室裝飾了不久之前童年時代的木偶和玩具,可是她的歡樂溢出了臥室的四壁,象有益健康的和風拂過秋海棠長廊。太陽一出,她就唱歌。家中只有她一個人敢于干預雷貝卡和阿瑪蘭塔之間的紛爭。為了照拂霍·阿·布恩蒂亞,她承擔了不輕的勞動。她送吃的給他,拿肥皂和刷子給他擦擦洗洗,注意他的頭發和胡子里不止虱子和虱卵,保持棕櫚棚的良好狀態,遇到雷雨天氣,還給棕櫚棚遮上一塊不透水的帆布。在生前的最后幾個月里,她學會了用粗淺的拉丁語跟霍·阿·布恩蒂亞談話。奧雷連諾和皮拉·苔列娜的孩子出世以后,給領到了家里,在家庭儀式上命名為奧雷連諾·霍塞,雷麥黛絲決定把他認做自己的大兒子。她做母親的本能使得烏蘇娜吃驚。奧雷連諾在個活上更是需要雷麥黛絲的。他整天在作坊里干活,雷麥黛絲每天早晨部給他送去一杯黑咖啡。每天晚上,他倆都去摩斯柯特家里。奧雷連諾和岳父沒完沒了地玩多米諾骨牌,雷麥黛絲就跟姐姐們聊夭,或者跟母親一起議論大人的事。跟布恩蒂亞家的親戚關系,鞏固了阿·摩斯柯特在馬孔多的威望。他經常去省城,已經說服政府當局在馬孔多開辦一所學校,由繼承了祖父教育熱情的阿卡蒂奧管理。為了慶祝國家獨立節,阿·摩斯柯特先生通過說服使得大部分房屋都刷成了藍色。根據尼康諾神父的堅決要求,他命令卡塔林諾游藝場遷到偏僻的街道,并且關閉小鎮中心區另外幾個花天酒地的場所。有一次,阿·摩斯柯特先生從省城回來,帶來了六名持槍的警察,由他們維持社會秩序,甚至誰也沒有想起馬孔多不留武裝人員的最初的協議了。奧雷連諾歡喜岳父的活力。“你會變得象他那么肥胖,’……朋友們向他說。可是,由于經常坐在作坊里,他只是顴骨比較凸出,眼神比較集中,體重卻沒增加,拘謹的性格也沒改變;恰恰相反,嘴邊比較明顯地出現了筆直的線條……獨立思考和堅強決心的征象。奧雷連諾和他的妻子都得到了兩家的深愛,所以,當雷麥黛絲說她將有孩子的時候,甚至阿瑪蘭塔和雷貝卡都暫時停止了扯皮,為孩子加緊編織兩種顏色的毛線衣:藍色的……如果生下的是男孩;粉紅色的--如果生下的是女孩。幾年以后,奧雷連諾站在行刑隊面前的時候,想到的最后一個人就是雷麥黛絲。烏蘇娜宣布了嚴格的喪事,關閉了所有的門窗,如果沒有極端的必要,決不允許任何人進出屋子;在一年之中,她禁止大家高聲說話;殯喪日停放棺材的地方,墻上掛了雷麥黛絲的廂片,照片周圍加了黑色緞帶,下面放了一盞長明燈。布恩蒂亞的后代一直是讓長明燈永不熄滅的,他們看見這個姑娘的照片就感到杌隍不安;這姑娘身著百褶裙,頭戴蟬翼紗花巾,腳上穿了一雙白皮鞋,子孫們簡直無法把照片上的姑娘跟“曾祖母”本來的形象聯系起來。阿瑪蘭塔自動收養了奧雷連諾·霍塞。她希望拿他當兒子,分擔她的孤獨,減輕她的痛苦,因為她把瘋狂弄來的鴉片酊偶然放到雷麥黛絲的咖啡里了。每天晚上,皮埃特羅·克列斯比都在帽上戴著黑色絲帶,踮著腳走進屋來,打算悄悄地探望雷貝卡;她穿著黑色衣服,袖子長到手腕,顯得萎靡不振。現在要想確定新的婚期,簡直就是褻瀆神靈了;他倆雖已訂婚,卻無法使關系往前推進,他倆的愛情令人討厭、得不到關心,仿佛這兩個滅了燈、在黑暗中接吻的情人只能聽憑死神的擺布。雷貝卡失去了希望,精神萎頓,又開始吃土。
喪事開始之后過了不少時間,刺繡的人又聚在長廊上的時候,在一個死寂的炎熱天,下午兩點正,忽然有個人猛力推開了房屋的正門,使得整座房子都晃動起來;坐在長廊上的阿瑪蘭塔和她的女友們,在房間里咂吮手指的雷貝卡,廚房里的烏蘇娜,作坊里的奧雷連諾,甚至栗樹下的霍·阿·布恩蒂亞……全部覺得地震已經開始,房子就要倒塌了。門檻邊出現了一個樣子非凡的人。他那寬闊的肩膀勉強才擠過門洞,粗脖子上掛著一個“救命女神”像,胳膊和胸脯都刺滿了花紋,右腕緊緊地箍著一個護身的銅鐲。他的皮膚被海風吹成了棕褐包,頭發又短又直,活象騾子的鬃毛,下巴顯得堅毅,神情卻很悒郁。他的腰帶比馬肚帶粗一倍,高統皮靴釘了馬刺,后跟包了鐵皮;他一走動,一切都顫抖起來,猶如地震時一樣。他千里拎著一個相當破爛的鞍囊,走過客廳和起居室,象雷霆一樣出現在秋海棠長廊上,使得阿瑪蘭塔和她的女伴們把針拿在空中都呆住了。“哈羅!”……他用疲憊的聲音打了個招呼,就把鞍囊扔在她們面前的桌上,繼續朝房子深處走去。“哈羅!”他向惶恐地探望室外的雷貝卡說。“哈羅!”……他向全神貫注干活的奧雷連諾說。這人哪兒也沒耽擱,一直走到廚房才停了下來,結束了他從世界另一邊開始的旅行。“哈羅!”……他說。剎那間,烏蘇娜張著嘴巴發楞,然后看了看來人的眼睛,才“噢唷”一聲,抱住他的脖子,高興得又哭又叫。這是霍·阿卡蒂奧。他回家時也象離家時一樣窮困,烏蘇娜甚至不得不給他兩個比索,償付租馬的費用。他說的是兩班牙語,其中夾了許多水手行話。大家問他到過哪兒,他只同答:“那兒。”在指定給他的房間里,他懸起吊床,一連睡了三天,醒來以后,他一口氣吃了十六只生雞蛋,就徑直去卡塔林諾游藝場,他那粗壯的身摳在好奇的娘兒們中間引起了驚愕。他請在場的人聽音樂、喝酒,全都記在他的賬上,并且跟五個男人打賭,說他們加在一起也無法把他的手扳到桌上。“不行,”他們相信自己動不了他的手,就說。“因為他身上有魔鐲。”卡塔林諾不相信他那神奇的力氣,就拿十二個比索跟他打賭,說他搬動不了柜臺。可他把柜臺從地里拔了起來,舉到頭上,并且將它放在街上。為了搬回柜臺,需要十一個男人。
在興味正濃的時候,他讓大家參觀他那異乎尋常的男性器官,上面刺了藍色和紅色的各種文字。他周圍的娘兒們都興致勃勃,他就問她們誰能多給點錢,一個最有錢的女人給了他二十個比索。接著,他主張拿他抽彩,每張彩票十個比索,看看誰能把他抽到。這個價格是大得驚人的,因為最紅的女人一夜才能掙到八個比索,然而大家都同意了。十四張彩票寫好之后,都放在一頂帽子里,大家開始抽……每個女人抽一張。最后只剩兩張可能抽中的了。
“每人多給五個比索,”霍·阿卡蒂奧向兩個幸運的女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2 9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三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