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百年孤獨-第21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的阿卡蒂奧聊天,發現這小伙子對于戰爭顯然不可避免而日益高興。他在自己的學校里也染上了自由主義的熱病;在他的學校里,除了剛會說話的小孩兒,還有年歲比老師還大的高個子。他高談闊論地說:應當槍斃尼康諾神父,把教堂變成學校;應當宣布戀愛自由。奧雷連諾竭力抑制他的激烈情緒,勸他謹慎小心。可是阿卡蒂奧卻對他冷靜的規勸和健全的想法充耳不聞,當眾指責他性格脆弱。奧雷連諾只好等待。十二月上旬,烏蘇娜終于驚惶不安地沖進作坊。
“戰爭爆發啦!”
其實,戰爭已經進行了三個月。全國都處于戰時狀態。馬孔多只有阿·摩斯柯特先生一個人及時知道了這個消息,但他甚至避免把它告訴自己的妻子,直到奉命進入這個市鎮的軍隊突然來臨。士兵們是在拂曉之前悄悄地進來的,帶著騾子拉的兩門輕炮,把指揮所設在學校里,宣布下午六時以后為戒嚴時間。他們在每座房子里都進行了比前次更嚴厲的搜查……這一次連農具都給拿走了。他們從房子里拖出諾格拉醫生,把他綁在市鎮廣場的一棵樹上,未經審訊就將他槍決了。尼康諾神父試圖用“升空”的奇跡影響這幫軍人,可是一個士兵卻拿槍托敲他的腦袋。自由黨人的激烈情緒消失了,變成了無聲的恐怖。奧雷連諾臉色蒼白,神秘莫測.繼續跟岳父玩多米諾骨牌。他明白,阿·摩斯柯特先生雖然擁有市鎮軍政長官的頭銜,但又成了有名無實的鎮長。一切都是指揮警備隊的一個上尉決定的,他每天早上都想出一種新鮮的特別稅,以滿足公共秩序保衛者的需要。他的四個士兵從一戶人家拖出瘋狗咬傷的一個女人,就在街道中間用槍托把她打死了。市鎮被占之后過了兩周的一個星期天,奧雷連諾走進格林列爾多·馬克斯的住所,象往常一樣溫和地要了一杯無糖的咖啡。他倆單獨呆在廚房里的時候,奧雷連諾用他從來沒有過的威嚴口吻說,“叫朋友們準備吧,咱們要去打仗啦。”格林列爾多·馬克斯不相信他的話。
“用什么武器?”他問。
“用他們的武器,”奧雷連諾回答。
星期二夜晚,在不顧一切的大膽行動中,二十一個三十歲以下的人,在奧雷連諾的指揮下,拿著菜刀和利器,出其不意地襲擊了警備隊,奪取了槍支,在廣場上槍決了上尉和打死女人的那四個士兵。
就在那天夜里,廣場上還傳來行刑隊槍聲的時候,阿卡蒂奧被任命為馬孔多的軍政長官。那些已有家室的暴動者幾乎沒有時間跟妻子告別,就讓她們聽天由命了。黎明時分,在擺脫了恐怖的居民們歡呼之下,奧雷連諾的隊伍離開馬孔多,去同革命將軍維克多里奧·麥丁納的部隊會合,據最近的消息,他的部隊正向馬諾爾移動。在離開之前,奧雷連諾從一個衣櫥里把阿·摩斯柯特先生拉了出來。“別怕,岳父,”他說,“新政府說話算數,保證您和全家的人身安全。”阿·摩斯柯特先生好不容易才鬧明白,這個腳穿高統皮靴、肩挎步槍的暴動分子,就是經常跟他玩多米諾骨牌玩到晚上九點的女婿。
“奧雷連諾,這是發瘋,”他說。
“這不是發瘋,”奧雷連諾說。“這是戰爭。別再叫我奧雷連諾;從現在起,我是奧雷連諾上校了。”
第06章
奧雷連諾上校發動了三十二次武裝起義,三十二次都遭到了失敗。他跟十六個女人生了十七個兒子,這些兒子都在一個晚上接二連三被殺死了,其中最大的還不滿三十五歲。他自己遭到過十四次暗殺、七十二次埋伏和一次槍決,但都幸免于難。他喝了一杯摻有士的寧(注:一種毒藥)的咖啡,劑量足以毒死一匹馬,可他也活過來了。他拒絕了共和國總統授予他的榮譽勛章。他曾升為革命軍總司令,在全國廣大地區擁有生殺予奪之權,成了政府最畏懼的人物,但他從來沒有讓人給他拍過照。戰爭結束以后,他拒絕了政府給他的終身養老金,直到年老都在馬孔多作坊里制作小金魚為生。盡管他作戰時經常身先士卒,但他唯一的傷卻是他親手造成的,那是結束二十年內戰的尼蘭德投降書簽訂之后的事。他用手槍朝自己的胸膛開了一槍,子彈穿過脊背,可是沒有擊中要害。這一切的結果不過是馬扎多的一條街道拿他命了名。
然而,據他自己壽終之前不久承認,那天早晨,他率領二十一人的隊伍離開馬孔多,去投奔維克多里奧·麥丁納將軍的部隊時,他是沒有想到這些的。
“我們把這個鎮子交給你了,”他離開時向阿卡蒂奧說。“你瞧,我們是把它好好兒交給你的,到我們回來的時候,它該更好了。”
阿卡蒂奧對這個指示作了十分獨特的解釋。他看了梅爾加德斯書里的彩色插圖,受到啟發,就給自己設計了一套制服,制服上面配了元帥的飾帶和肩章,并且在腰邊掛了一把帶有金色穗子的軍刀;這把軍刀本來是屬于那個已經被槍決的上尉的。然后,他在市鎮人口處安了兩門大炮,鼓動他以往的學生,叫他們穿上軍服,把他們武裝起來,讓他們耀武揚威地走過街頭,使人從旁看出這個鎮子是堅不可摧的。其實,這個鬼把戲未必有用:的確,幾乎整整一年,政府不敢發出進攻馬孔多的命令,可是最終決定大舉猛攻這個鎮子時,半小時之內就把抵抗鎮壓下去了。阿卡蒂奧在執掌政權之初,對發號施令表現了很大的愛好。有時,他一天發布四項命令,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規定年滿十八歲的人都須服兵役,宣布晚上六時以后出現在街上的牲畜為公共財產,強迫中年男人戴上紅臂章。他把尼康諾神父關在家里,禁止外出,否則槍斃:只有在慶祝自由黨勝利時,才準做彌撒、敲鐘。為了讓大家知道他并不想說著玩玩,他命令一隊士兵在廣場上向稻草人練習射擊。起初,誰也沒有認真看待這些。歸根到底,這些士兵不過是假裝大人的小學生。有一天晚上,阿卡蒂奧走進卡塔林諾游藝場的時候,樂隊小號手故意用軍號聲歡迎他,引起了哄堂大笑。阿卡蒂奧認為這個號手不尊重新的當局,下令把他槍斃了。那些敢于反對的人,他下令給他們戴上腳鐐,把他們關在學校教室里,只讓他們喝水、吃面包。“你是殺人犯!”烏蘇娜每次聽到他的橫行霸道,都向他叫嚷。“奧雷連諾知道的時候,他會槍斃你,我第一個高興。”然而一切都是枉然。阿卡蒂奧繼續加強這種毫無必要的酷烈手段,終于成了馬孔多不曾有過的暴君。“現在,鎮上的人感到不同啦,”阿·摩斯柯特有一次說。“這就是自由黨的天堂。”這些話傳到了阿卡蒂奧耳里。他領著一隊巡邏兵,闖進阿.摩斯柯特的住所,砸毀家具,抽打他的幾個女兒,而把過去的鎮長沿著街道朝兵營拖去。烏蘇娜知道了這伴事情,非常慚愧,狂喊亂叫,憤怒地揮著樹脂浸透的鞭子,撒腿奔過市鎮;當她沖進兵營院子的時候,士兵們已經站好了槍斃阿·摩斯柯特先生的隊列,阿卡蒂奧準備親自發出“開槍”的命令。
“你敢,雜種!”烏蘇娜叫道。
阿卡蒂奧還沒清醒過來,她已拿粗大的牛筋鞭給了他一下子。“你敢,殺人犯,”她喝道。“你也殺死我吧,你這婊子養的。那樣,我起碼用不著因為喂大了你這個怪物而慚愧得流淚了。”她無情地追著阿卡蒂奧抽打,直到他躲在院中最遠的一個角落里,象蝸牛似的蜷縮在那兒。綁在柱子上的阿·摩斯柯特先生已經失去知覺,在這之前,柱子上掛著一個被子彈打穿了許多窟窿的稻草人。行刑的小伙子們四散奔逃,生怕烏蘇娜也拿他們出氣。可她看都不看他們一眼。阿卡蒂奧的制服已經扯破,他又痛又惱,大聲狂叫;烏蘇娜把他撇在一邊,就去松開阿·摩斯柯特先生,領他回家。但在離開兵營之前,她把戴著腳鐐的犯人都給放了。
從這時起,烏蘇娜開始掌管這個市鎮。她恢復了星期日的彌撒,取消了紅色臂章,宣布阿卡蒂奧輕率的命令無效。烏蘇娜雖然表現勇敢,心中卻悲嘆自己的命運。她感到自己那么孤獨,就去找被忘在栗樹下的丈夫,向他無用地訴苦。“你瞧,咱們到了什么地步啦,”她向他說;周圍是六月里的雨聲,雨水很有沖毀棕櫚棚的危險。“咱們的房子空啦,兒女們四分五散啦,象最初那樣,又是咱們兩人了。”可是,霍·阿·布恩蒂亞精神錯亂,對她的抱怨聽而不聞。最初喪失理智的時候,他還用半通不通的拉丁語說說日常生活的需要。在短暫的神志清醒當中,阿瑪蘭塔給他送飲食來的時候,他還向她訴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2 9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三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