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百年孤獨-第44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時光,戰爭,日常的許多災難,使她忘記了雷貝卡。時時刻刻感到雷貝卡還活著的,只有鐵石心腸的、衰老的阿瑪蘭塔一個人。每天早晨,當她在孤單的床上懷著冰冷的心醒來時,她想到雷貝卡;當她用肥皂擦洗萎縮的胸脯和千癟的肚子時,她想到雷貝卡;當她穿上漿硬的白色裙子和老婦的緊身胸衣時,她想到雷貝卡;當她在手上更換贖罪的黑色繃帶時,她也想到雷貝卡。經常,任何時候,在最高尚的時刻和最卑賤的時刻,不管她是否睡著了,她都想到雷貝卡;孤獨的日子使她清理了往事的回憶:拋棄了實際生活在她心中積聚的一大堆引起愁思的垃圾,而使另一些最痛苦的回憶變得更加純凈和永恒起來:俏姑娘雷麥黛絲是從她那兒知道雷貝卡的。每一次,她倆經過破舊的房子時,阿瑪蘭塔都要絮絮叨叨地把雷貝卡的一些令人不愉快的或者可恥的事情說給她聽,企圖用這個辦法促使俏姑娘同樣憎恨雷貝卡,讓這種積怨在她阿瑪蘭塔死后也延續下去,但是她的企圖最終遭到了失敗,因為俏姑娘雷麥黛絲對于情場糾葛是無動于衷的,尤其是別人的情場糾葛。然而,烏蘇娜一想到雷貝卡就會產生與阿瑪蘭塔相反的感覺:她腦海里的雷貝卡沒有一點壞處。這個可憐的小姑娘是同她父母的骸骨袋子一起來到馬孔多的,她的形象勝過了別人對她的中傷,盡管有入說她不配成為布恩蒂亞家族的人。奧雷連諾第二認為,他們應當把她接回家來,并且照顧她,可是由于雷貝卡的頑固不化,他的良好愿望沒有實現:她為了獲得孤身獨處的特權,已過了多年貧苦的生活,就不愿拿這種特權去換取別人施舍之下的晚年了,去換取別人假惺惺的安慰了。
二月間,奧雷連諾上校的十六個兒子重新來到馬孔多的時候(他們臉上仍有灰十字).奧雷連諾·特里斯特在熱鬧的酒宴上向他們談到了雷貝卡;接著,在幾小時之內,他們就恢復了她的房屋外表,更換了門窗,把門面漆成了鮮艷的顏色,用撐條加固了墻壁,給地面重新抹上水泥,可是他們沒有獲得進屋干活的許可。雷貝卡連門邊都沒去。她等他們結束了倉促的修繕工作,算了算修理費,就吩咐仍然跟她住在一起的老傭人阿金尼達拿了一把錢幣去給他們——這些錢幣自從最后一次戰爭以來已經停止流通,可是雷貝卡仍然認為它們有用。大家這才看出,她和世界之間隔著一條多深的鴻溝;而且明白,只要她還有一點生命的跡象,讓她脫離頑固的隱居生活是不可能的。
在奧雷連諾上校的兒子們第二次來到之后,其中還有一個奧雷連諾。森騰諾定居馬孔多,開始跟奧雷連諾·特里斯特一塊兒工作。奧雷連諾·森騰諾是送到家里來命名的第一批孩子當中的一個,烏蘇娜和阿瑪蘭塔清楚地記得他,因為他在幾小時之內就把他手邊碰到的每一件易碎的東西都毀壞了,時光抑制了他最初不斷往上長的傾向,現在他是一個中等身材的人,臉上有天花的痕跡,但他身上神奇的毀滅力量仍象從前一樣。他打碎了那么多的盤碟,甚至打碎了沒有碰著的盤碟,以致菲蘭達在他還沒毀掉最后剩下的貴重器皿之前,就慌忙給他買了一套錫錙器皿,但是堅固的金屬碟子很快出現了凹痕和歪扭現象。這種難以改變的特性甚至使奧雷連諾·森騰諾本人感到氣惱,但他見面就令人信任的熱情和驚人的工作能力彌補了自己的缺陷。在短時期內,他擴大了冰的生產,甚至超過了本地市場的購買力,于是奧雷連諾·特里斯特不得不考慮到沼澤地帶的其他市鎮去推銷自己的貨品,接著,他產生了一種想法,這種想法的實現不僅對他工廠中的生產現代化起著決定性的作用,而且對于建立馬孔多和外界的聯系也有極大的意義。
“應當敷設鐵路,”奧雷連諾·特里斯特說。
在馬孔多聽到“鐵路”二字,這是第一次。奧雷連諾·特里斯特在桌上畫的草圖,簡直是霍·阿·布恩蒂亞從前附在太陽戰《指南》里的那種圖解的“后代”,烏蘇娜一見這種草圖就相信自己的懷疑是正確的:時間正在循環。但是跟祖先不同,奧雷連諾·特里斯特沒有失去睡眠或胃口,也沒有對任何人發過脾氣。相反地,他考慮最難于置信的計劃時,堅信這種計劃最近期間就能實現,而且合理地計算實現計劃的費用和日期,毫無一點疑慮。
如果說奧雷連諾第二在什么事情上象曾祖父,而不象奧雷連諾上校,那就是他不善于汲取過去的痛苦教訓一他輕率地把錢花在鐵路上,猶如從前把錢花在兄弟的荒唐的航行計劃上一樣。奧雷連諾·特里斯特看了看日歷,說明雨季以后回來,就莊星期三離開了。此后再也沒有聽到他的消息。奧雷連諾·森騰諾被工廠的剩余產品壓得喘不上氣,開始用果汁代替涼水制冰的試驗,意外地為冰淇淋的生產奠定了基礎,打算用這個辦法使工廠的生產多樣化;這個工廠他已經認為是自己的了,因為兄弟沒有一點生還的跡象:雨季過去了,整個夏季也過去了,他卻沓無音訊,然而,冬初,在一夭當中最熱的時侯,一個在河邊洗衣服的女人,異常興奮地奔上市鎮大街,狂叫起來:
“那邊來了一個嚇人的東西,”她終于說道。“好象安了輪子的廚房,后面拖著一個村鎮。”
在這片刻間,馬孔多被可怕的汽笛聲和噗哧噗哧的噴氣聲嚇得戰粟起來。幾個星期之前,許多人曾看見一大群工人鋪設枕木和鋼軌,可是誰也沒去注意,因為大家以為這是吉卜賽人的折把戲——他們又來了,帶來了笛鼓和喪失了名譽的古老歌舞,并且吹噓耶路撒冷天才人物發明的一種古怪藥水的優點。可是,馬孔多居民們從喧噪的汽笛聲和噴氣聲中清醒過來以后,都涌上街頭,看見了從機車上向他們招手致意的奧雷連諾·特里斯特,看見了第一次晚點幾個月的五彩繽紛的一列火車。這列樣子好看的黃色火車注定要給馬孔多帶來那么多的懷疑和肯定,帶來那么多的好事和壞事,帶來那多的變化、災難和憂愁。
第12章
馬孔多居民被許多奇異的發明弄得眼花繚亂,簡直來不及表示驚訝。他們望著淡白的電燈,整夜都不睡覺;電機是奧雷連諾·特里斯特第二次乘火車旅行之后帶回來的,——它那無休無止的嗡嗡聲,要好久才能逐漸習慣。生意興隆的商人布魯諾·克列斯比先生,在設有獅頭式售票窗口的劇院里放映的電影,搞得馬孔多的觀眾惱火已極,因為他們為之痛哭的人物,在一部影片里死亡和埋葬了,卻在另一部影片里活得挺好,而且變成了阿拉伯人。花了兩分錢去跟影片人物共命運的觀眾,忍受不了這種空前的欺騙,把坐椅都砸得稀爛。根據布魯諾。克列斯比先生的堅決要求,鎮長在一張布告中說明:電影機只是一種放映幻象的機器,觀眾不應予以粗暴的對待;許多人以為自己受了吉卜賽人新把戲的害,就決定不再去看電影了,因為自己的倒霉事兒已經夠多,用不著去為假人假事流淚。快活的法國藝妓帶來的留聲機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此種留聲機代替了過時的手風琴,使得地方樂隊的收入受到了損失,最初大家好奇,前來“禁街”(指花天酒地的街道)參觀的人很多,甚至傳說一些高貴婦女也喬裝男人,希望親眼看看這種神秘的新鮮玩意兒,但她們就近看了半天以后認為:這并不象大家所想的和藝妓們所說的是個“魔磨”,而是安了發條的玩具,它的音樂根本不能跟樂隊的音樂相比,因為樂隊的音樂是動人的、有人味的,充滿了生活的真實。大家對留聲機深感失望,盡管它很快得到了廣泛的推廣,每個家庭都有一架,但畢竟不是供成年人消遣,而是給孩子們拆來拆去玩耍的。不過,鎮上的什么人見到了火車站上的電話機,面對這種嚴峻的現實,最頑固的懷疑論者也動搖了。這種電話機有一個需要轉動的長把手,因此大家最初把它看作是一種原始的留聲機。上帝似乎決定試驗一下馬孔多居民們驚愕的限度,讓他們經常處于高興與失望、懷疑和承認的交替之中,以致沒有一個人能夠肯定他說現實的限度究竟在哪里。這是現實和幻想的混合,猶如栗樹下面霍·阿·布恩蒂亞不安的幽靈甚至大白天也在房子里踱來踱去。鐵路正式通車之后,每個星期三的十一點鐘,一列火車開始準時到達,車站上建立了一座房子——一個簡陋的木亭,里面有一張桌子和一臺電話機,還有一個售票的小窗口;馬孔多街道上出現了外來的男男女女,他?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2 9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三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