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百年孤獨-第45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電話機,還有一個售票的小窗口;馬孔多街道上出現了外來的男男女女,他們裝做是從事一般買賣的普通人,但是很象雜技演員。這些沿街表演的流動雜技演員,也鼓簧弄舌地硬要別人觀看嘯叫的鐵鍋,并且傳授大齋第七天拯救靈魂的攝生方法。(注:指節欲規則,節欲方法)在已經厭惡吉卜賽把戲的這個市鎮上,這些雜技演員是無法指望成功的,但他們還是想盡巧招賺了不少錢,主要靠那些被他們說得厭煩的人和容易上當的人。在一個星期三,有一位笑容可掬的矮小的赫伯特先生,和這些雜技演員一塊兒來到了馬孔多,然后在布恩蒂亞家里吃飯。他穿著馬褲,系著護腿套,戴著軟木頭盔和鋼邊眼鏡;眼鏡后面是黃玉似的眼睛。
赫伯特先生在桌邊吃完第一串香蕉之前,誰也沒有注意他。奧雷連諾第二是在雅各旅館里偶然遇見他的,他在那兒用半通不通的西班牙語抱怨沒有空房間,奧雷連諾第二就象經常對待外來人那樣,把他領到家里來了。赫伯特先生有幾個氣球,他帶著它們游歷了半個世界,到處都得到極好的收入,但他未能把任何一個馬孔多居民升到空中,因為他們看見過和嘗試過吉卜賽人的飛毯,就覺得氣球是倒退了。因此,赫伯特先生已買好了下一趟列車的車票。
一串虎紋香蕉拿上桌子的時候(這種香蕉通常是拿進飯廳供午餐用的),赫伯特先生興致不大地掰下了第一個香蕉。接著又掰下一個,再掰下一個;他不停地一面談,一面吃;一面咀嚼,一面品味,但沒有食客的喜悅勁兒,只有學者的冷淡神態。吃完了第一串香蕉,他又要了第二串。然后,他從經常帶在身邊的工具箱里,掏出一個裝著精密儀器的小盒子。他以鉆石商人的懷疑態度仔細研究了一個香蕉:用專門的柳葉刀從香蕉上剖下一片,放在藥秤上稱了稱它的重量,拿軍械技師的卡規量了量它的寬度。隨后,他又從箱子里取出另一套儀器,測定溫度、空氣濕度和陽光強度。這些繁瑣的手續是那樣引人入勝,以致誰也不能平靜地吃,都在等待赫伯特先生發表最后意見,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并沒有說出一句能夠使人猜到他的心思的話來。隨后幾天,有人看見赫伯特先生拿著捕蝶網和小籃子在市鎮郊區捕捉蝴蝶。
下星期三,這兒來了一批工程師、農藝師、水文學家、地形測繪員和土地丈量員,他們在幾小時內就勘探了赫伯特先生捕捉蝴蝶的地方。然后,一個叫杰克。布勞恩先生的也乘火車來了;他乘坐的銀色車廂是加掛在黃色列車尾部的,有絲絨軟椅和藍色玻璃車頂。在另一個車廂里,還有一些身穿黑衣服的重要官員,全都圍著布勞恩先生轉來轉去;他們就是從前到處都跟隨著奧雷連諾上校的那些律師,這使人不得不想到,這批農藝師、水文學家、地形測繪員和土地丈量員,象赫伯特先生跟他的氣球和花蝴蝶一樣,也象布勞恩先生跟他那安了輪子的陵墓與兇惡的德國牧羊犬一樣,是同戰爭有某種關系的。然而沒有多少時間加以思考,多疑的馬孔多居民剛剛提出問題:到底會發生什么事,這市鎮已經變成了一個營地,搭起了鋅頂木棚,棚子里住滿了外國人,他們幾乎是從世界各地乘坐火車——不僅坐在車廂里和平臺上,而且坐在車頂上——來到這兒的。沒過多久,外國佬就把沒精打采的老婆接來了,這些女人穿的是凡而紗衣服,戴的是薄紗大帽,于是,他們又在鐵道另一邊建立了一個市鎮;鎮上有棕櫚成蔭的街道,還有窗戶安了鐵絲網的房屋,陽臺上擺著白色桌子,天花板上吊著葉片挺大的電扇,此外還有寬闊的綠色草坪,孔雀和鵪鶉在草坪上蕩來蕩去。整個街區圍上了很高的金屬柵欄,活象一個碩大的電氣化養雞場。在涼爽的夏天的早晨,柵欄上邊蹲著一只只燕子,總是顯得黑壓壓的。還沒有人清楚地知道:這些外國人在馬孔多尋找什么呢,或者他們只是一些慈善家;然而,他們已在這兒鬧得天翻地覆——他們造成的混亂大大超過了從前吉卜賽人造成的混亂,而且這種混亂根本不是短時間的、容易理解的。他們借助上帝才有的力量,改變了雨水的狀況,縮短了莊稼成熟的時間,遷移了河道,甚至把河里的白色石頭都搬到市鎮另一頭的墓地后面去了。就在那個時候,在霍·阿卡蒂奧墳琢褪了色的磚石上面,加了一層鋼筋混凝土,免得河水染上尸骨發出的火藥氣味。對于那些沒帶家眷的外國人,多情的法國藝妓們居住的一條街就變成了他們消遣的地方,這個地方比金屬柵欄后面的市鎮更大,有個星期三開到的一列火車,載來了一批十分奇特的妓女和善于勾引的巴比倫女人,她們甚至懂得各種古老的誘惑方法,能夠刺激陽萎者,鼓舞膽怯者,滿足貪婪者,激發文弱者,教訓傲慢者,改造遁世者。土耳其人街上是一家家燈火輝煌的舶來品商店,這些商店代替了古老的阿拉伯店鋪,星期六晚上這兒都虞集著一群群冒險家:有的圍在牌桌旁,有的站在靶場上,有的在小街小巷里算命和圓夢,有的在餐桌上大吃大喝,星期天早晨,地上到處都是尸體,有些死者是胡鬧的醉漢,但多半是愛看熱鬧的倒霉蛋,都是在夜間斗毆時被槍打死的、拳頭揍死的、刀子戳死的或者瓶子砸死的。馬孔多突然涌進那么多的人,最初街道都無法通行,因為到處都是家具、箱子和各種建筑材料。有些人沒有得到許可,就隨便在什么空地上給自己蓋房子;此外還會撞見一種丑惡的景象——成雙成對的人大白天在杏樹之間掛起吊床,當眾亂搞。唯一寧靜的角落是愛好和平的西印度黑人開辟的——他們在鎮郊建立了整整一條街道,兩旁是木樁架搭的房子,每天傍晚,他們坐在房前的小花園里,用古怪的語言唱起了抑郁的圣歌。在短時間里發生了那么多的變化,以致在赫伯特先生訪問之后過了八個月,馬孔多的老居民已經認不得自己的市鎮了。
“瞧,咱們招惹了多少麻煩,”奧雷連諾上校那時常說,“都是因為咱們用香蕉招待了一個外國佬。”
恰恰相反,奧雷連諾第二看見外國人洪水般地涌來,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高興。家中很快擠滿了各式各樣的陌生人,擠滿了世界各地來的不可救藥的二流子,因此需要在院子里增建新的住房,擴大飯廳,用一張能坐十六個人的餐桌代替舊的桌子,購置新的碗碟器皿;即使如此,吃飯還得輪班。菲蘭達只好克制自己的厭惡,象侍候國王一樣侍候這些最無道德的客人:他們把靴底的泥土弄在廊上,直接在花園里撒尿,午休時想把席子鋪在哪兒就鋪在哪兒,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根本就不注意婦女的羞澀和男人的恥笑。阿瑪蘭塔被這幫鄙俗的家伙弄得氣惱已極,又象從前那樣在廚房里吃飯了。奧雷連諾上校相信,他們大多數人到作坊里來向他致意,并不是出于同情或者尊敬他,而是好奇地希望看看歷史的遺物,看看博物館的古董,所以他就閂上了門,現在除了極少的情況,再也看不見他坐在當街的門口了。相反地,烏蘇娜甚至已經步履瞞珊、摸著墻壁走路了,但在每一列火車到達的前夜,她都象孩子一般高興。“咱們得預備一些魚肉,”她向四個廚娘吩咐道,她們急于在圣索菲婭。德拉佩德沉著的指揮下把一切都準備好。“咱們得預備一切東西,”她堅持說,“因為咱們壓根兒不知道這些外國人想吃啥。”在一天最熱的時刻,列車到達了。午餐時,整座房子象市場一樣鬧哄哄的,汗流浹背的食客甚至還不知道誰是慷慨的主人,就鬧喳喳地蜂擁而入,慌忙在桌邊占據最好的座位,而廚娘們卻彼此相撞,她們端來了一鍋鍋湯、一盤盤肉菜、一碗碗飯,用長柄勺把整桶整桶的檸檬水舀到玻璃杯里。房子里混亂已極,菲蘭達想到許多人吃了兩次就很惱火,所以,當漫不經心的食客把她的家當成小酒館,向她要賬單的時候,她真想用市場上菜販的語言發泄自己的憤怒。赫伯特先生來訪之后過了一年多時間,大家只明白了一點:外國佬打算在一片魔力控制的土地上種植香蕉樹,這片土地就是霍·阿·布恩蒂亞一幫人去尋找偉大發明時經過的土地。奧雷連諾上校的另外兩個腦門上仍有灰十字的兒子又到了馬孔多,他們是被涌入市鎮的火山熔巖般的巨大人流卷來的,為了證明自己來得有理,他們講的一句話大概能夠說明每個人前來這兒的原因。
“我們到這兒來,”他倆說,“因為大家都來嘛。”
俏姑娘雷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2 9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三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