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百年孤獨-第80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衷謁奈允依錚哦秩ハ鶿恰4聳保呂琢怠げ級韉傺且哺橄卵蚱ぶ絞指澹煥肟孔右徊劍皇橋級┭У募猶┞∧嵫僑誦椿匭擰R歡鄖槿聳チ訟質蹈瀉褪奔涔勰睿懵伊嗣刻煜骯叩納罱謐唷N吮苊庠誑硪陸獯俠朔巡槐匾氖奔洌槍厴廈糯埃拖笄喂媚錮茁篦燜懇恢畢蟯哪歉弊唄紡Q諼堇鎰呃醋呷ィ嗦懵愕靨稍讜鶴擁乃晾鎩S幸淮臥讜∈業某刈永鍇茲仁保鉅壞惚凰退饋K竊詼淌逼諛詬孔釉斐傻乃鷙Ρ嚷煲匣勾螅號盜絲吞锏募揖擼牌屏四欽偶崛偷鼐芰稅呂琢瞪閑P芯幸恍┓緦髟鮮碌牡醮玻詈笊踔斂鶘⒘舜駁媯牙錈嫻娜鎰猶統隼捶旁詰匕逕希員閽諉扌跬派舷嗲紫喟K淥蛋呂琢怠げ級韉傺親魑桓鑾槿耍詵榪竦陌檣喜⒉謊酚讜菔崩肟募鈾茍詡質瀾韁性斐杉抑幸黃易吹娜詞前⒙昀妓の謁漳群退乇鵯崧實拇叢觳拍芤約澳巖月愕那橛K詘檣锨闋⒘瞬豢啥糝溝囊磺芯Γ拖蟮蹦晁母咦婺蓋詵艿刂譜魈嵌鏌謊0⒙昀妓の謁漳韌拋約旱姆⒚鰨3?旎畹貿鷥櫪矗Φ猛跛裕呂琢怠2級韉傺僑幢淶迷嚼叢餃粲興肌⒊聊蜒裕蛭陌且恢腫暈姨兆淼摹⑹掛磺謝謨械陌2還┒頰莆樟稅檣系母叨燃記桑謁淺閎鵲募で楹木≈螅竊諂>脛卸嫉玫攪四芄壞玫降囊磺小?br /> 阿瑪蘭塔。烏蘇娜總是在頭腦清醒的時刻給加斯東復信。在她看來,他是陌生而遙遠的,根本沒有想到他可能回來。在最初的一封信里,他告訴她說,他的合伙人確實給他發過飛機,只是布魯塞爾的海上辦事處把飛機錯發到坦噶尼喀轉交給了馬孔多出生的一些人了。這種混亂造成了一大堆麻煩,單是取回飛機就可能花上兩年時間。于是阿瑪蘭塔·烏蘇娜排除了丈夫突然回來的可能性。此時,奧雷連諾·布恩蒂亞跟外界的聯系,除了同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通信之外,只有從郁郁寡歡的藥房女店主梅爾塞德斯那兒了解到加布里埃爾的消息。起先這種消息還是實在的。為了留在巴黎,加布里埃爾把回來的飛機票兌換成一些錢,又賣掉了在多芬街上一家陰暗的旅館門外撿到的舊報紙和空瓶子。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不難想到朋友的樣子:現在他穿的是一件高領絨線衫,只有到了春天蒙帕納斯*路邊咖啡館里坐滿一對對情人時,他才會從身上脫下這件絨線衫,為了對付饑餓,他在一個散發著花椰菜氣味的小房間里,白天睡覺,晚上寫東西,據說羅卡馬杜爾*就是在那個房間里結束一生的。但是沒過多久,加布里埃爾的消息漸漸渺茫了,博學的加泰隆尼亞人的來信也漸漸稀少了,內容也憂郁了·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對他們兩人的思念不知不覺跟阿瑪蘭塔·烏蘇娜對她丈夫的思念一樣了。一對情人沉浸在環顧無人的世界中,對他們來說,每天唯一的、永恒的現實就是愛情。
*法國地名。
*羅卡馬杜爾,現代阿根廷作家胡里奧·柯塔薩爾一部長篇小說中的人物。
忽然,在他倆幸福得失去知覺的這個王國里,箭一般地射來了加斯東將要回來的消息。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和阿瑪蘭塔·烏蘇娜睜著眼睛,面面相覷,他們擱心自問時,才明白他倆已經結為一體,寧死也不愿分離了。
于是,阿瑪蘭塔·烏蘇娜給丈夫寫了一封信,信的內容充滿了矛盾:她向加斯東保證說,她很愛他,十分希望重新見到他,但同時又承認她怎樣受到了命運的不幸安排,沒有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她就活不下去,跟他倆的擔憂相反,加斯東回了一封平靜的信,幾乎象是父親寫的信,整整兩頁紙提醒他們防止變化無常的感情,信的結尾毫不含糊地祝愿他倆幸福,就象他自己在短暫的夫妻生活中感到的那樣。加斯東的行為完全出乎阿瑪蘭塔·烏蘇娜的意料。她認為自己給了丈大托詞,使丈夫拋棄了她,任命運去支配她。她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半年以后,加斯東從利奧波德維爾*又寫了封信給她,說他終于重新找回了飛機,信里除了要她把他的自行車寄去之外,并沒有什么其他內容,因為在他看來,他留在馬孔多的一切,只有自行車才是唯一珍貴的。這封信使她更加惱火,奧雷連諾。布恩蒂亞耐心地勸慰大發雷霆的阿瑪蘭塔·烏蘇娜,竭力向她表示他能成為一個跟她同甘共苦的好丈夫,加斯東留下的錢快要用完時,各種日常的操心事就落到了他倆身上,一種休戚與共的感情把他倆緊緊地聯結在一起——這種感情雖然沒有那種令人目眩、吞噬一切的情欲力量,卻能使他倆象情欲最熾烈時那樣相親相愛,無比幸福。在皮拉·苔列娜去肚的時候,他們已經在等待自己的孩子了。
*扎伊爾城名。
懷孕期間,阿瑪蘭塔·烏蘇娜曾想用魚脊骨編制一些項鏈去賣,可是除了梅爾塞德斯買去大約一打之外,其他主顧一個也沒找到。奧雷連諾·布思蒂亞這才第一回明白過來,他那語言上的才能、淵博的知識以及罕見的記性(他能把那些似乎是他不熟悉的遙遠的地方和各種瑣碎事情一一記住),都跟他妻子收藏的世代相傳的首飾箱一樣無用,想當初單是箱里首飾的價值大概就抵得上馬孔多最后一批居民的全部存款。但他倆終于奇跡般地活了下來。阿瑪蘭塔·烏蘇娜既沒有失去良好的情緒,也沒有失去愛情上的創造才能,卻養成了飯后坐在長廊上的習慣,仿佛要把晌午時刻昏昏欲睡、浮想聯翩的神態保持下去似的,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總是陪伴著她。有時他倆就那么默默無語、面對面地坐到深夜,彼此凝望著休息。在這種恰然自得的沉靜中,他倆的愛情仍跟早先在響聲不停的廖戰中一樣熾烈。只是渺茫的未來使他倆的心靈總是轉向過去。他倆常常憶起失去的天堂中連綿不斷的雨景;他們怎樣在院子的水塘里僻哩啪啦地戲水,怎樣打死一只只蜥蝎,把它們掛在烏蘇娜身上;怎樣跟烏蘇娜老太婆逗樂,假裝要活埋她的樣子。這些回憶向他們揭示了一條真理,從他們能夠記事的那一刻起,他倆在一塊兒就始終是幸福的。阿瑪蘭塔·烏蘇娜想起,有一天午后,她走進首飾作坊,菲蘭達向她悅,小奧雷連諾不知是誰家的孩子,他是從一個漂在河上的柳條筐里撿來的。在他倆看來,這個解釋不足為信,但是他倆沒有更可靠的材料來代替這種說法,在探討了一切可能性之后,他倆深信不疑的一點是,菲蘭達決不可能是奧雷連諾·布恩蒂亞的母親。阿瑪蘭塔·烏蘇娜傾向于這樣一種看法:他可能是佩特娜·柯特生的兒子,但關于這個婦人的情況,她記得的僅僅是各種污穢丑惡的流言蜚語,所以這種猜測在他們心里不免引起反感。
他懷疑自己可能是妻子的弟弟,這種想法不時折磨著他,使他忍不住鉆到神父的屋子里去,在那些潮氣侵蝕、蟲子至壞的文獻中,尋找自己的出身的可靠線索。他發現,一本最老的出生登記簿上提到一個奧雷連諾·布恩蒂亞,說他在少年時代曾受過尼康諾。萊茵納神父的洗禮,又說他當時曾想通過玩巧克力把戲來證明上帝的存在,奧雷連諾·布恩蒂亞頓時產生一線希望,以為他自己可能就是十七個奧雷連諾當中的一個,他在四大本厚書里尋出這十七個奧雷連諾受洗禮的記錄,但他們受洗禮的日期,離他的年齡實在太遠,正在一旁受著風濕痛折磨的神父,從自己的吊床上望見奧雷連諾·布恩蒂亞激動得不住地哆嗦,被血統的問題搞得暈頭轉向,便同情地問他叫什么名字。
“奧雷連諾·布恩蒂亞,”他說。
“那么,你就不要白白地折磨自己了,”神父滿有把握地大聲說:“多年以前,這兒就有一條街用過這個名稱,當時的人都習慣用街名來給自己的兒女起名字。”
奧雷連諾不覺氣得渾身顫抖。
“哼!”他說。“這么說,你也不相信羅。”
“相信什么?”
“奧雷連諾上校發動過三十二次國內戰爭,但每一次都失敗了,”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回答。“政府軍包圍并打死了三千多工人,后來又用一列二百節車廂的火車把尸體運走,扔到了海里。”
神父以充滿憐憫的目光打量了他一眼。
“哎,我的孩子,”他嘆息道,“對我來講,單是相信我們兩人這會兒還活著,就足夠了。”
這樣,奧雷連諾·布恩蒂亞和阿瑪蘭塔·烏蘇娜只好默認關于柳條筐的說法,這倒不是因為他們相信它的真實性,而是它能把他們從苦惱的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2 9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三分11选5